88岁民乐教授 忙完教学潜心研究

                              2019-03-12 09:05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88岁民乐教授 忙完教学潜心研究

                              刘正维这个月刚过完88周岁生日

                              在武汉音乐学院教授刘正维看来,民族音乐非常珍贵,要有专业的人去做研究。2016年,刘正维从教学一线退下来之后,有了更多的时间潜心做研究。

                              知网显示,刘正维2018年共在全国核心期刊上发表了5篇论文。2019年才过去两个多月,刘正维又已经有两篇论文问世。而就在3月10日,刘正维刚刚度过了自己88周岁的生日。近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谈及自己这个年纪还在做研究,刘正维表示,“民族音乐有太多东西值得研究了,我希望把毕生所学都毫无保留地?#27605;?#20986;来。”

                              有情操

                              为教学需要刻苦钻研

                              退出一线后潜心研究

                              虽然已是80多岁高龄的老教授,但2016年之前,刘正维仍坚持在教学一线,且每周保持上三次课、?#30475;?#20004;节课的频率。

                              刘正维在2013年4月26日发表的一篇名为《教师的情操》的文章中曾经描述过自己的教学经历:“我教的课程大都没有现成教材。为了教学的需要,我不得不刻苦钻研,力求‘跑得快’些。25年来,我备好讲义上课,整理好讲义是文章,文章发表了就成了科研成果。20多年来大概发表了80多篇。大都提出了一些新的观点与见解。”

                              直到2016年,刘正维才从教学一线退了下来,他告诉北青报记者,2016年之前他主要忙教学,不讲课之后自己有更多空闲时间去做研究。

                              有坚持

                              ?#21051;?#24037;作四五个小时

                              费精力查资料?#36864;?#32771;

                              刘正维教授说,2018年,他在《音乐研究》《中国音乐》等核心期刊上发表了《我国五声音阶的“奇功”》等几篇论文,今年也已经有两篇论文问世。目前,他接到了期刊编辑部的通知,这两篇文章也将发表。

                              刘正维说:“做研究需要很多的精力去查资料?#36864;?#32771;,我?#21051;?#22522;本保持四五个小时的工作时间,现在虽然腿不太好,但坐在电脑前写东西没问题。”

                              刘正维很健谈,思路非常清晰,虽然言语中带些方言,但表达很流畅,尤其对于自己熟悉的民族音乐和?#38750;?#39046;域都是如数家珍。刘正维的不少老朋友都对他这个年纪还坚持在学术一线工作佩服不已,不过他倒是觉得自己一直如此,没有太大的变化。

                              刘正维告诉北青报记者,他的生活比较有规律:“我?#21051;?#26089;?#35838;?#20845;点起床,上午看会儿电视就开始工作了。”谈及有什么养生妙招时,刘正维笑说自己是吃白菜、萝卜、青菜长大的,没有三脂三高,虽然腿不方便,但有时候会爬楼锻炼身体。最重要的是他有自己的爱好——做研究,“搞研究也让?#24050;?#25104;了长期专注的习惯,这对于身体也有很大的帮助”。

                              有分享

                              论文和资料?#22363;?#20809;盘

                              毫无保留送给来访者

                              由于刘正维的名气大,有很多人慕名拜访。他说,只要有客人来拜访,他就会毫无保留地把自?#26680;?#23398;讲给对?#25945;?#21016;正维还有个习惯,他会将自己写的论文?#36864;?#38598;到的音像资料刻到光盘上,送给来拜访他的人,供他们学习。刘正维表示,“现在研究西方音乐的人很多,但是研究民族音乐的人并不多,但中国音乐的发展还得靠民族音乐。只要有人来拜访我,我就希望把我毕生所学毫无保留地告诉他们。”

                              从事民族音乐教学和研究几十年,刘正维有很多心得。他认为目前民族音乐的创作并不景气,“现在中央台放的歌都是以前的老歌,新创作出来的脍炙人口的民歌并不多。现在新的民族音乐的创作不太尽如人意。而很多懂民族音乐的人年纪都比较大了,真正懂民族音乐的人比较少,研究这个领域的人就更少了。”

                              对于这样的现状,刘正维建议从事民族音乐创作的人要重视?#38750;?#30340;学习:“民族音乐的基础是民歌,必须要懂民歌,但是只是懂民歌还是有?#27605;?#30340;,还要加上?#38750;?#30340;功力,民族音乐集大成是?#38750;?#25152;以?#19968;?#26159;建议现在做民族音乐的人,除了懂民歌,再去学习?#38750;?#30340;经验。很多学问都在?#38750;?#37324;面。”(文/本报记者 田婉婷 统筹/满羿 供图/黄斌)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天津11选5中奖规则